首页 - 专题报道 - 青年博士风采
【青年博士风采】执著科研 精心育人---记青年博士刘汉中
发表时间: 2011-04-11 16:04:52 点击次数:

  刘汉中,男,出生于1968年12月,2003和2008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数量经济学专业,分别获经济学硕士与博士学位。现为湖南商学院经济与贸易学院副院长、副教授,校级精品课程《计量经济学》负责人,主攻计量经济学前沿理论方法及其应用。近三年来,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课题1项(10YJA790113),参与国家级、省级课题多项,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其中在《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统计研究》等权威刊物论文7篇,CSSCI、CSCD或EI来源期刊8篇,EI源刊检索1篇,人大复印资料《统计与精算》全文转载2篇,参与编写教材3部。
    刘汉中身上有着学术研究者的鲜明特征,腼腆得有些拘束的外表下,是一丝不苟的严谨与认真;朴实的言谈中,又时时显露出良好的学术素养;他的办公室陈设简单,却又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就像他沉迷其中的计量经济学一般,条理清晰。


   “模型”之辩
    计量经济学是以一定的经济理论和统计资料为基础,运用数学、统计学方法与电脑技术,以建立经济计量模型为主要手段,定量分析研究具有随机性特性的经济变量关系。“计量经济学是经济学中一门工具性学科,基础性和专业性都很强,难度也大”,刘汉中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研究计量经济学理论的人并不多,做得比较出色的只有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华中科大学和吉林大学等几所高校。
    随着经济研究水平的不断提升,计量经济学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因为它通过广泛应用定量分析工具,有效提高了经济学论据的论证能力,但在另一方面,我国目前专心搞计量经济学理论研究的人并不多,为什么?刘汉中认为,一是因为计量经济学的前沿知识要完全应用到经济现象的分析研究中需要一个过程,曲高和寡;二是一些研究者奉行简单机械的“拿来主义”,完全忽略分析方法不同的适用条件,不对定量分析工具进行审时度势的选择,盲目地为定量而定量、为模型而模型。
    “这种不求甚解其实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表现,有些人因为模型做得好,成果就出得快,用不同的模型去分析同一个经济现象,甚至可以得出自相矛盾的结论,如果你问他到底持什么观点,他很可能一头雾水。”
    刘汉中对这种倾向很是担忧,“这其实是对计量经济学的一种伤害,目前学界出现了一种观点,对计量工具持全盘否定,这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了。”怎样才能对“模型”持一种科学的态度?刘汉中认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端正学术态度,以学术思想引导计量工具,“先有经济学思考,再建立合适的模型加以论证,最后得出观点。”
    举例而言,回归分析是经济学分析的主要工具。当回归中的变量都满足弱平稳性且样本容量趋于无穷大时,OLS估计量具有一致性且t统计量趋于标准正态分布;而当变量不满足弱平稳性而是非平稳过程时,常规的回归结果极有可能是伪回归,此时应用协整方法论可以避免伪回归问题,这一点已经成为学界的经济学分析范式。但是,在学界也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即在变量都满足弱平稳性时,常规的OLS回归结果也可能存在伪回归现象,原因是OLS估计量要满足一致性和t统计量趋于正态的极限分布就必须要求样本容量趋于无穷大,但在实际的经济学分析中,样本容量都是有限甚至很少,而在小样本中,不同的数据类型下OLS估计量和t统计量就呈现出不同的性质,因此,忽略了样本容量条件往往会导致伪回归现象。
    正是沿着这种思路,刘汉中博士致力于平稳过程之间的伪回归研究,一方面要揭示该种伪回归的产生机理,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充实经典计量经济学关于伪回归的内容,让学术界重新审视伪回归问题,提高计量经济学分析结论的可靠性。


    科研之乐
    计量经济学研究的冷静与准确,赋予了刘汉中内敛、低调的气质,“汉中博士的研究在全国都有较大的影响,但他从不刻意宣扬自己,对他了解不多的人可能会觉得他话有点少,但谈到教学与科研,你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激情很有责任感的人。”旅管学院生延超博士这样说道。
    刘汉中回顾自己硕士毕业后作为人才引进到湖南商学院的七年工作经历,最大的感受就是“学校给年轻人搭建了很好的成长平台,能让我们潜心科研,乐在其中。”
    对于年轻人的科研,刘博士也谈了自己的一点体会。要做好科研必须遵循以下三个步骤,第一是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尤其是基本理论与基本方法。学习基础理论与方法时,不要急功近利,因为良好的基础是跟踪研究前沿的前提条件,否则无法吸取前人研究成果,也无法了解前沿中已经解决和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第二是跟踪研究领域的国际、国内前沿,做到研究上具有超前意识。刘博士认为要花大量时间来跟踪自己的研究领域,只有站在前沿才能保证所研究的内容是超前、新颖,才能发挥主观创造性。第三在既有研究前沿上,适时提出要解决的问题和方法。一般而言,如果是新问题和新方法无疑是创新的第一层次;老问题与新方法以及新问题与老方法是创新的第二层次,大多数研究都是集中在创新的第二层次。因此,对年轻人的科研,刘博士认为要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始终要相信功到自然成,当科研成果上了台阶和档次时,再去细细体会其中的快乐,这才是高水平科研的源源不断的动力之源。


    育人之责
    本科生的《计量经济学》是大学阶段经济类专业最难学的一门学科,要学好计量经济学不仅要求学生具有坚实的高等数学、线性代数(矩阵论)以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基础,而且还要基本较为扎实的专业英语和计算机操作能力。因此,当对一个基础不是很扎实的学生来说,学习《计量经济学》无疑是十分艰难的。鉴于此,刘博士在讲授某些重要概念或较难内容时,往往都是从源头开始讲解,这样能使每个学生对概念的来龙去脉有所理解,把复杂的理论知识变成自然而然的一个思维逻辑过程,这样才能加深学生对概念的理解,才能使学生搞得清、记得牢。
    经贸学院大三黄同学认为,刘老师给同学们的最大印象,就是严谨和耐心,“每个知识点的细节都讲解得非常详细,每节课都是满满一黑板的推导过程,为了能让我们熟练掌握计量方法,他在讲授计量经济学同时,又给我们讲解了一遍概率论和数理统计课程”。刘汉中认为课堂是一个授业解惑的地方,是精英的诞生地,对于学生的严格实际上是对学生和湖南商学院的发展负责,也是他的职业道德使然,所以,他会义无反顾和一如既往地始终坚持严格要求学生,在有限的课时中,尽可能为学生介绍更多的知识,尽可能使学生具备进一步学习和研究的能力。
    同时,刘博士认为大学生教育一定要体现教书和育人,要基于学生自身的发展特点,针对性地培养学生的专业学习能力,尽力挖掘学生的潜力,让学生能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自己,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其实,大学本身除了传授知识外,更多的是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随着学生自身知识的积累,学生能逐步地了解社会,也在逐步地了解和认识自己,逐步地明白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这样更能扬长避短。大学阶段是塑造学生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关键时期,老师在学生的成长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在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许多学生形成了急功近利的思想,使得学习风气日益浮躁,因此培养良好价值观是老师义不容辞的责任。刘博士不止一次对学生说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里不是教学生成为十足的书呆子,而是告诉学生要有选择地吸收外界的信息,将积极向上的信息保留下来,将不良的社会风气丢弃,始终使学生相信只有知识能改变命运、只有知识能提升能力、只有知识才能塑造精英。(巢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