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报道 - 青年博士风采
【青年博士风采】专注学术 关注现实——记青年博士教师生延超
发表时间: 2011-03-21 00:00:00 点击次数:

      生延超,男,1978年生,2004年毕业于湘潭大学商学院区域经济学专业,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08年6月毕业于湖南大学国际贸易专业,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湖南商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旅游管理系系主任,院长助理,副教授,湖南省青年骨干教师培养对象。近三年,获得“湖南商学院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2007、2008、2009年度考核优秀个人”等省校级奖励10余项,所讲授的《旅游学》、《旅游经济学》连续5次获得优秀课程。共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基金项目1项、省部级基础研究课题4项,参与完成国家或省部级课题近10项。先后在《中国管理科学》、《旅游学刊》等国内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30多篇,多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转载。

     小人物思考大问题
     生延超是这样一个人,当他沉默时,他很普通,年轻、整洁、还有些腼腆;当他开口,就某个话题侃侃而谈,他流畅的语言、缜密的思维、丰富的内心,立马就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这种独特的印象,来自于他长年来对经济理论的专注,对社会现实持久而深入的思考。
      在攻读研究生时,生延超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像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如何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从经济发展要素视角来看,需要在资金、技术等方面加大投入。受知识视野的限制,当时生延超老师认为关键是资金的投入,在国内资本积累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利用外资是一条重要途径,到2002年时,中国当时利用外资的数量已经非常大了,但是外资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其原因是什么?带着这个问题,生延超尝试探索利用外资适度规模的问题,是我们配套要素适应不了外资的需要?还是引进外资的质量本来就不高?这是其攻读硕士期间想要解决的问题。记得硕士毕业答辩时,一个答辩老师坦言:“这是个大问题,可以做篇博士论文”,当时生延超也很坦率对答辩老师说,如果有机会攻读博士,确实想沿着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随着知识面的拓展,旧的问题可能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就又出现了”,在攻读博士期间,生延超老师延续了硕士期间的研究,后发国家进行赶超的关键是什么?是资金投入还是技术能力培育?随着研究的深入,生延超老师发现,后发赶超的关键应该是技术能力,那么技术能力是由什么决定的?是要素!
      正是基于这样一些思考,生延超开始了对区域赶超能力系统深入分析,他突破传统的要素禀赋理论重数量对比,轻质量维度的局限,将要素看作是由数量维度和质量维度共同决定的复合体,研究要素禀赋作用于技术能力的内在机理,得出了非常有意义的结论:当技术能力参数较低时,应该采取模仿创新的技术赶超方式;当技术参数上升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可以采取合作创新的技术赶超方式;只有技术能力上升的较高的程度时,才有可能实施自主创新的赶超方式。在此基础上,生延超提出“拓展的要素禀赋理论”、“要素禀赋决定技术能力,技术能力决定后发技术赶超的效果”等观点,受到学界前辈的肯定和认同。

      大视野中的小进步
      创新理论与关注现实,既是经济学研究者与生俱来的使命,又是很多人“不可兼得”的两难选择,因为随着现代学科分类的日益精微,在理论前沿孤身探险的前行者,往往会在灯火阑珊的现实中蓦然回首时,感到不可名状的迷茫与孤单。
    “学术研究具有超前性,很多研究者终其一生都无法看到自己的理论变成现实,无法让其接受现实的检验,这是件令人伤神的事情”生延超坦言,作为一个后学晚辈,想去拓展要素禀赋理论,探索后发经济赶超的动力、机理和内涵这样的大问题,需要承受巨大的思想压力。
    “为了坚定信心,我积极与国内这方面的知名教授联系,比如南京大学的张二震教授、刘厚俊教授、西安交通大学的李垣教授”,回想当时的情景,生延超老师仍然非常感动,“这些从未谋面的学界前辈的支持和鼓励,使我对自己的研究坚定了信念,也促使我能这样走下去,我现在还保留着这些老师的邮件,在自己困惑时常翻翻看,作为前行的动力”。
      随着“金砖四国”的群体崛起,大国经济研究成为学界关注的焦点,湖南商学院大国经济课题组在欧阳峣教授的带领下,取得了一些成就,受到学界的关注。作为课题组的一名成员,生延超老师继续关注后发大国的赶超,其研究视野得到进一步拓展。
      视野的拓展,坚定了生延超继续探索的信心,也为他寻找验证理论假设的正确性提供了启发,“我围绕要素禀赋研究了七八年,也觉得有些心得,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现在开始有些反思,除了要素禀赋,是否还有其它因素影响技术能力,比如产业分工、区域分工、产业特征?这需要纳入一个更大的分析框架,充满了更多的未知可能。”怎么办?生延超认为,要打通理论与现实的隔阂,只能从细节处着手。
      在其新作《技术联盟创新理论与实证研究》中,生延超依托自己在企业调研中获取的一手资料,以“技术联盟创新”为切入点,探讨企业“合作创新”过程中面临的运作机理,并以此来观照验证以“模仿创新”“合作创新”“自主创新”为内容的后发国家经济赶超理论。“本书作为基础应用型研究,既需要基本理论、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的创新,更要重视理论在实践中的应用”,欧阳峣教授在为该书作序时指出:“以往一些有成就的学者,都是把科学当做一种追求,把学问当做一种事业的人们,他们不会把出版著作和发表论文当做目标,而是把学有所得和学有所成当做目标。”
    “欧阳峣教授这段话是对后学晚辈的激励,也是一种鞭策,他期待年轻人能够专注自己的学术追求,这给我很大启发。”生延超认为,自己的这一努力根植于生动的企业实践,“在理论的探索上即使只前进一小步,对企业的生存状态和发展前景,则应该是一大步。”


     以单纯的思维 思考复杂的社会
      在北津学院大三罗婷同学手机里,有一条她保存了三年的短信:“你可以为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流泪,唯独考试不能。”这是她一次考试失误后,与生老师交流时收到的鼓励,“考试固然重要,但终归只是一种促进学习的手段,不是最终目的,一味抱怨,不如在反思的基础上更加努力”,生延超当时如此解答。
      他正是以这种独特的细致、幽默和智慧,赢得了同学们的喜爱,他们亲切地称呼他为“小生老师”,在他们眼里,“小生老师对每一个问题都有自己的思考,他有着独到的眼光和一颗炽热的心”。
      生延超对课堂教学有着自己的理解:现在的社会非常复杂,充满诱惑,社会的多样性决定了学生个性的多样化,教师应该知道社会需要什么,企业需要什么,学生需要什么,并把这些需求有机结合起来,实现无缝对接,引导学生用年轻单纯的思维,去思考复杂的社会现象,从而培养他们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和能力。“对于每周他的课,我们都特别期待,因为不知道小生老师又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生延超是这样教学生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他的思维敏捷、低调谦和给周围的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小生名利心很淡,有什么机会总让着别人,工作认真,不做表面文章,每项工作都完成得非常到位,让人放心”,旅游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向延仲对记者于是说道。
      而作为同龄人的经济与贸易研究院副院长李陈华则认为,“有些学问做得深的人,往往在待人处世方面给人孤傲、偏激的印象,而生博士把这两方面都处理得很好,这缘于他的纯朴,也缘于他的智慧。”(巢进文 丁柏华)